亚洲亚游

      股票代碼-002124
      |
      |
      技術實證

       

      非瘟壓力下病毒性腹瀉的防控思路日期:2019-12-11

      前言

      非洲豬瘟席卷全國已有一年多,規模化豬場對非洲豬瘟的認知愈發清晰,也提出了很多防控方案和複養方案。非瘟流行期間,很多豬場為減少免疫注射、人員交叉等因素造成的非瘟感染,暫停了豬場所有的基本操作和防疫計劃,大量的使用藥物保健來提高豬群的免疫力和抵抗力,殊不知這種防疫措施存在很大的漏洞,忽視了種豬群的基礎防疫,特別是腹瀉防控更是無法喚醒粘膜免疫功能而防止腹瀉的發生。很多豬場複養生產後,為追求養殖暴利,更是忽視了後備豬和經產豬群的腹瀉防控,極易造成大規模的腹瀉疫情。因此,我們在做好防控非瘟的生物安全措施外,還需重視後備豬群的馴化管理和腹瀉的防控,否則,再好的行業利潤,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



      病毒性腹瀉發生的原因分析

      豬病毒性腹瀉主要是由豬流行性腹瀉病毒 ( PEDV) 、豬輪狀病毒( PoV) 、豬傳染性胃腸炎病毒 ( TGEV) 3大病原所引起,均屬RNA病毒。臨床表現為脫水、水樣腹瀉、嘔吐和水鹽代謝失衡,主要以仔豬表現最為嚴重。PEDV分為G1、G2型,其中G2型占比90%,為主要流行毒株。PEDV基因組中變異最大的區域位於S基因,在S基因的N端存在15個堿基的插入和6個堿基的缺失,使S蛋白的抗原位點、糖基化位點和跨膜螺旋等發生變異。PEDV主要在腸絨毛上皮細胞內大量增殖,造成細胞溶解壞死,導致小腸絨毛萎縮,吸收表麵積減少,引起營養物質吸收不良,使7日齡以內的仔豬發生嘔吐、脫水和腹瀉,死亡率高達100%。仔豬日齡越小,發病越嚴重,死亡越大。究其原因有很多,值得我們深思。


      1、豬群健康不穩定:在當前非瘟疫情影響下,很多豬場在非瘟發生期間完全放棄基礎免疫,雖然減少了交叉傳播,但豬群中的隱性豬瘟感染加重,藍耳病處於不穩定狀態,偽狂犬的野毒陽性控製不力,使種豬群處於亞健康狀態,抵抗力明顯下降,新生仔豬先天帶毒,易誘發細菌性腹瀉,進一步使日齡越小的仔豬出現水樣腹瀉,爆發病毒性的腹瀉問題。


      2、後備豬的馴化不足:非瘟疫情後,豬場開展複養生產,大量補充育肥母豬進行配種生產,片麵追求快速提高種豬群存欄。由於後備豬馴化不善,沒有對後備豬進行腹瀉馴化和免疫注射,更沒有激活後備豬的黏膜免疫功能。當後備豬、育肥母豬感染PEDV後,無法提供有效的抗體保護。一旦傳入產房,造成仔豬爆發而大量死亡。


      3、母豬腹瀉免疫效果不理想:非瘟發生前,很多豬場往往出於成本和免疫程序等因素考慮,免疫方案實施不到位,導致母源抗體低下,奶水和糞便中帶毒,加之乳汁中sIgA抗體含量不高,無法使新生仔豬通過初乳獲得足夠的免疫抗體保護。一般而言,哺乳仔豬通過吮吸母乳獲得的SIgA 能夠抑製PEDV在腸道上皮細胞的附著與增殖,保護仔豬腸道上皮細胞,阻止PEDV感染機體。母乳中IgA抗體水平越高,仔豬發病機率就越低,反之發病率會增加。迫於非瘟的交叉感染或人為傳播,很多豬場往往忽略種豬的腹瀉免疫注射工作,不能及時喚醒種豬的粘膜免疫功能,提高種豬群的IgA抗體水平,一旦豬群受到應激,豬群很容易發生腹瀉疫情。


      4、保溫措施不合理:進入寒冷季節後,晝夜溫差變大,很多豬場保溫效果差,豬舍溫度很難穩定在22-25℃左右,加之通風不良,濕度增加,病源大量滋生和繁殖。新生仔豬一旦受到低溫應激,很快發生腹瀉。特別是非瘟防控中,很多豬場大量使用藥物極易破壞腸道的生態菌群和腸壁結構,導致吸收障礙而發生腹瀉。

      此外,防疫意識淡薄、豬舍環境衛生差等原因也是腹瀉發生的原因之一。



      病毒性腹瀉防控的主要思路

      PEDV的防控模型,見下圖。



      PEDV的防控首先要用活毒激活母豬的粘膜免疫反應,使其產生一定量的sIgA抗體;其次使用滅活疫苗加強免疫,進一步喚醒粘膜免疫產生更高水平的sIgA抗體,通過特異性抗體遷移至母豬乳腺中,仔豬通過母乳傳遞獲得被動保護。


      1、強化後備豬的馴化工作:在非瘟壓力下,後備豬的隔離場所盡量的離豬場有一定距離,安排專人負責日常管理工作和免疫注射工作。後備豬在隔離期間或配種前,需要使用低胎齡母豬混養或經檢測的病料進行返飼操作,人工使其感染攻毒,刺激並激活後備豬群的粘膜免疫。再使用腹瀉滅活疫苗加強免疫2次,使豬群形成記憶功能,產生抗體保護。


      2、製定合理的腹瀉方案:非瘟壓力下,一旦豬場發生腹瀉疫情,很難采取返飼或自家苗的方式進行防控,這就需要考慮更為完善的腹瀉免疫方案,才能有效的控製腹瀉的發生。進入冬季高發季節前,建議做加強免疫2次,時間間隔在1個月,之後在產前5周、2周進行跟胎免疫2次;如果豬場不幸發生腹瀉,立即對種豬群進行緊急免疫2次,間隔2周進行;然後在產前5周、2周進行跟胎免疫2次;同時做好發病豬隻的淘汰和隔離,加強豬舍內部的消毒,提高保溫箱和產房的溫度。


      3、重視生產管理細節操作:當豬場發生腹瀉疫情後,很多生產操作管理必須注意細節工作,才能有效切斷傳播途徑,將發病豬群盡可能的控製在一定的範圍。加強消毒隔離管理,限製人員、物資的進出,並改善豬群生產環境的溫度和濕度,降低病源在豬舍的濃度,減少豬隻的重複感染;同時短期內暫停新生仔豬的基本操作(如斷尾、剪牙、補鐵),降低豬群應激和抓豬的交叉感染可能,等到仔豬度過危險期後再完成相應的工作;再次加強豬舍內部的保溫和清洗消毒工作:一方麵提高產房溫度和保溫箱的溫度,確保仔豬不受溫度應激而發生腹瀉;另一方麵,通過加強空欄的清洗消毒,徹底殺滅或減低病毒在豬舍內部的濃度和活力,通過人工幹燥或空欄手段,進一步減少豬隻感染的機率;對發病豬加緊淘汰,減少病豬排毒和散毒,控製傳染源的擴大傳播。


      結語

      在非瘟疫情影響下,可能冬季非瘟的發病變得不那麽活躍。但需要隨時對豬群進行監測,確保豬場不發生非瘟疫情。如果豬場隻注重了非瘟的防控,忽視豬場基礎免疫工作的有效開展,放鬆了對冬季腹瀉的關注和免疫工作,特別是大量補種和複養生產後,後備豬的馴化工作不到位,勢必增加豬場發生腹瀉的風險。因此,豬場需要高度重視,才能安全的獲得豬價高漲的利潤。


      亚洲亚游股份生物技術事業部致力於

      為生豬養殖企業效益提升提供整體解決方案


      Copyright 2004-2013 成都亚洲亚游生物製品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備13026584號-1   |  聯係我們  |  網站地圖